水晶城

【安雷】标题被我吃了(?)

   我是一只活了百年的猫妖,然而我最近遇到了一个人类,一个很奇怪的人类。
   他叫安迷修,是个修士,他很强,我以为他本该在当初见到我时就会杀了我,可是他没有,嘴中念道着什么东西,似乎是信仰,然后便把我从捕妖陷阱中救了出来。
   他说要治好我之前受的伤,便留下来一直照顾我。
   他女生缘很差,这家伙极端的不会聊天,那感觉就像什么来着?恶心帅?对!恶心帅。
   他总是喜欢在我变回原型的时候拼命撸我的毛,不过还算舒服,也就随便他了。
   但他确实是很帅气的人,这点不可否认……当他的脸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跳漏了半拍。
   他很傻,不知道是靠什么活的今日的,我本来想再伤好了之后便找机会杀掉他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傻傻的笑脸,我下不去手。
   算了,他活到现在也怪不容易的,毕竟我雷狮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的妖怪嘛!
   有时他做事的方法令我不爽,太过于温柔,莫名看着他去救人,我心中竟会有一丝的不愉快。
   我是不是病了?和他在一起总是会感到奇怪,晚上他抱着我的时候,我的心跳跳的很快,脸很烫,奇怪……明明一开始不是这样的,不过……是不是有个理由留了下来呢?
   今天他似乎与平时不一样,看到我的时候总是躲躲闪闪的,为什么?讨厌我了吗?果然……没有人类会喜欢妖怪,他也不例外吧……
   诶?他想说什么……他脸上的表情我从未见过,莫名看着他的眼睛,心脏快要蹦了出来,啊……快要受不了了。
   “雷狮……我,我喜欢你。”他的声音微颤,带着些期待与不安,他甚至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我听到那句话时,大脑一片空白,啊,我应该说什么?
   身体替我做出了决定,唇上的的触感告诉我这不是梦。
   我在做什么啊!!当我反应过来时,脸已红透,而他则是一睑呆滞,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气氛陷入尴尬,我转身想跑,但是他从身后抱住了我,很温暖,迈不动腿。
   啊……算了,我不管了!就这样吧……
   我喜欢你……安迷修。

快要中秋了,我决定发几篇小甜文什么的……然后在中秋那天,我打算发个裂斩(不是),总之,最近我会勤奋更文的!

【雷安】Fragile fantasy(易碎幻想)

☆梗老

☆文笔可能不成熟

☆现在跑还来得及(划掉)

1.
   宴会大厅,人们随着悠扬的音乐翩翩起舞,安迷修则是坐在角落吃他自己的蛋糕,他很喜欢这种草莓味的蛋糕,奶油甜而不腻,加上草莓中的一点点酸,酸与甜交织在一起,味道十分合口,怎么吃也不够。
   “嗒嗒”一双指节分明的手轻轻叩着他旁边的桌子,安迷修则是继续吃他的蛋糕,手的主人似乎极有耐心,继续慢慢的敲着,虽然中间间隔时间不大,但力道莫名其妙越来越重。
   在他不紧不慢地吃完最后一口蛋糕,才慢慢抬起头。
   雷狮那张放大版的俊脸显然对他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安迷修轻笑着说道:“恶党,你怎么不继续跟那些漂亮的小姐姐聊天?”
   而雷狮却是猛地凑近安迷修的脸,在他耳边低语:“你吃醋了?”说完坏心眼的在他耳边吹了口气,安迷修则是淡定地推开雷狮。
   “你知道的,这招对现在我没有用。”碧绿的翠眸注视着雷狮,雷狮愣了愣,“还是……没有感觉吗?”安迷修沉默了几秒,头微微点了一下。
   一年前,发生了一场车祸,安迷修受了重伤,虽然治好了,但是后遗症却导致生理反应什么的完全消失了。
   雷狮眼帘微闭,“我真后悔当初没有陪着你。”安迷修从刚才开始一直淡然的情绪却突然高涨了起来,他身体前倾,环住雷狮的腰“不要……如果当时你在场……你,会死的……”雷狮身体僵了一下,拍了拍安迷修的后背。
   “我雷狮可没有那么脆弱。”声音中带着一些怒意,还有一些怜惜,他怒的是自己没有好好保护他,怜的是安迷修他现在的精神。
   车祸后,除了生理反应消失外,安迷修的感情十分平淡,但凡是牵扯到车祸的事情,却异常的脆弱。
   “对不起,我不应该提的。”
   在双方维持了这个动作维持了1分钟左右后,安迷修才放开雷狮,雷狮则是揉了揉安迷修的头。
   “去跳舞吧!”雷狮拉起安迷修,身体下蹲,右手扶胸,行使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
   “那么骑士先生,愿意与恶党跳支舞吗?”嘴角微扬,眼中透着不容拒绝的神色。
   安迷修眉毛轻挑,“如果在下拒绝呢?”
   “没有拒绝,您的回答只有‘好’,或‘同意’。”说着便把右手伸到安迷修面前。
   “真是霸道。”仅管嘴上如此说到,身体却诚实的起身,将左手覆于右手之上。
   伴随着音乐,两人跳起了华尔姿,起初只是在角落,却越跳越往中间去,而周围的人看见他们,或许因为双方都是男生,渐渐停下,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而两人似乎跳舞跳的忘我,丝毫没有察觉周围的环境。
   “接下来的动作可是很难的呢。”雷狮眼睛眯起,像是挑衅“我会怕你?”安迷修同样回以微笑。
   跳跃,旋转,甚至是合体动作,他都分毫不差的完成了。
   这下轮到雷狮惊讶了,“好熟练的女步。”
   安迷修擦了擦额角的汗,“还行吧……”安迷修跳的比平时累,却不知道为什么。
   接下来一个动作很简单,只需要女方借男方的一点力,完成一个旋转就行了,但是,正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失败了。
   或许安迷修的疲劳,又或许是哪里出了错,也或许……是根本没有借到力。
   在安迷修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之前,他下意识的看向雷狮方向,似乎是出现了幻觉,在那个位置上,没有人……
   等到安迷修摔倒在地,才发现自己处于舞池的中央位置,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他,甚至连演奏师都停了下来,而这场宴会的女主人,此时正怒视着他。
   但是安迷修没有想那么多,他只知道……雷狮消失了,在他面前消失的……
   脑子变得一团糟,耳朵里杂嘈的声音几乎把他逼疯。
雷狮……雷狮……雷狮……
   明明以现在的情况,任何人都会想办法处理这些情况,但安迷修只能想到这两个字。
   而宴会的女主人则是扬起了手,但是在听到安迷修低喃的那两个字之后,在空中的手微微颤抖,最终无力的垂下,双腿发软,跪在安迷修的面前,最终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女主人说了很多话,几乎是呜咽撕吼着说的,声音断断续续,唯独这三个字“对不起”却念的极其清楚。
   安迷修近乎疯癫似的走出了宴会厅,嘴中念叨的只有“雷狮”这两个字。
   而在安迷修走之后,宴会厅保持着原来的沉默,唯独宴会的女主人在地上哭泣,整个宴会因为这场荒诞的闹剧而终结。
   安迷修不知道是以怎样的一种状态回家的,似乎这篇记忆是空白阶段,他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不知道自己摔过多少东西,不知道自己流过多少眼泪,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睡着的。

2.
   “请把今天所有的报纸卖给我。”金发碧眼的少年站在书报亭极其认真的说道,手上的一堆报纸已经暴露了他不止走过一家书报亭。
   眼前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很难想象他是如何扛起那近四五斤的报纸,在跑完最后一家书报亭后,少年终于松了口气,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掏出口袋中的手机,点击联系人最上面的那一位,“格瑞,事情办好了。”语气带着骄傲,像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嗯,做的不错,你在哪?我马上过来接你。”电话那头传来了冰冷的声音,却夹杂着一丝温柔。
   “呃……不太清楚。”路痴的性子依旧没有改,哪怕这里已经走了很多遍,能记清每一家每一户,却依旧记不住回去的路。
   “……发个定位。”
   “哦哦!”

   现在是七点半,安迷修每天早上晨练的时间。
   安迷修很是奇怪,路边的书报亭所有的报纸全部都被买完了,一张都不剩,而书报亭店主拒绝告诉他买走所有报纸的人。
   “好奇怪呀,雷狮。”安迷修揉了揉头发,看着旁边的男人,似乎与平时没有两样,仿佛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雷狮伸手用手指弹了一下安迷修的脑袋,“报纸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看我。”
   安迷修嘿嘿笑了两声,继而又说起昨晚的梦。
   “昨天……的梦真奇怪啊,我梦见你消失了,然后再也回不来了。”雷狮伸出手抱了抱安迷修,“安心,我不就在你身边吗?”
   安迷修也同样抱住雷狮“嗯……只有你不能离开我……”
   回到家,隔壁传来熟悉的吵闹声,隔壁住着一对可爱的姐弟,虽然总是吵架,但感情倒是十分好,但是,也很吵就是了,安迷修听着隔壁各种砸东西的声音,无奈的笑了笑。
   安迷修的早餐很健康,燕麦粥,牛奶,加一个煎蛋。
   简单的食物,散发着热气,看起来意外的好像很好吃。
   而雷狮的是一脸不满的看着眼前的早餐,“安迷修,我要喝啤酒不要喝牛奶!”说着便跑到冰箱面前,准备打开冰箱,却被安迷修一把拉了回来。
   “早餐喝啤酒,亏你想的出来,你的胃不想要了?”安迷修修的脸上带着些怒气,而雷狮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乖乖坐下来吃饭。
   吃完早饭雷狮就急匆匆的出去了,而安迷修则是心平气和的收拾碗筷,他很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将盘中剩余的食物残渣倒入楼下垃圾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安安静静的写自己的小说。
   安迷修是位畅销小说家,而雷狮则是某个大公司的经理,明明这两个人性格相反,外貌不同,气质不同,甚至连混的圈子都不同,但这样俩人却恋爱了。
   若是说两人唯一的共同爱好,也只有咖啡了。
   而他与他的相遇正是从一杯咖啡开始。
   安迷修无比怀念当初那个总是被原味咖啡苦得吐舌头的少年雷狮,像只炸毛的小猫,而现在……
   他并不想回忆被一夜七次支配的绝望。
安迷修心里想着与手上敲打的文字完全不符的内容,竟意外完成了今天的任务,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发呆。
   不知怎么,回想起了一段他完全没有印象的记忆。
   似乎是在兜风,雷狮坏笑着戏弄他,虽然被叫回神专心开车,但嘴上却不停。
   “呐呐,等我处理完公司的事,我就辞职带你环游世界怎么样?”雷狮嘴角上扬,心情甚好。
    “呵呵,您事那么多,别骗我了吧。”安迷修向他翻了个白眼,继续看着周围的风景。
   雷狮突然转头看着他,“你看我的表情像骗你吗?”
   “等到那天再说吧。”左手推着雷狮的脸,视意让他继续认真开车。
   “到那天啊,我要带你把全世界都旅游一遍。”无视他的手,反而将脸凑的更近。
   “我们的终点站,是世界上最深最蓝的大海,也是……我们的婚礼现场。”
   安迷修呆呆的望着他,而雷狮刚是看着他笑,那双紫色眼睛比平时更加闪耀,像是群星在流动。
   记忆只到了这里,安迷修晃了晃脑袋,低喃道:“是梦吗……”
   不是他否定这段记忆,而是他完全没有关于这段记忆的印象,这些东西像是凭空出现在他的脑子里的,来的莫名其妙。
   “啊……5点半了,该做饭了呢……”起身离开电脑桌,从冰箱里拿出新鲜的食材,而在做饭的时候,一直在想着刚才那段回忆。
   突然安迷修闻到一股糊味,他看了看锅里面的鱼,“我*,鱼糊了!”安迷修看着眼前这坨黑色的东西,撇了撇嘴,“没事……加点调料还能吃……大概。”
   然而加了调料之后更加惨不忍睹了,安迷修在盯着那一条鱼盯了近一分钟之后才忍痛决定将这条鱼扔了……因为那条鱼还是挺贵的。
   安迷修将鱼装进袋子里面,准备扔到门口的垃圾桶里,还未到垃圾桶旁边,就已闻到食物腐烂的臭味,夏季食物容易馊的快,然而,似乎经常有人往安迷修的垃圾桶里面扔吃剩下来饭菜,而且几乎是未动过的,导致他门口的垃圾桶一到夏天就发散着股难鼻刺鼻的味道,因此他每过一个星期就会清理一次垃圾桶,而每周日,邻居们总是能看见安迷修在拼命的刷垃圾桶。
   虽然少了鱼,但剩下的菜仍然可观。
   安迷修总是变着花样来烧晚饭勾起雷狮的胃口,而他也很喜欢看雷狮惊讶的表情以及大块云朵的吃法,看着他吃饭心中总是排充着满满的幸福感。
   想起雷狮那副吃相,安迷修不禁笑出了声,他想他现在笑的一定很傻。
(未完待续)
          

  

为了画这个轰轰我半条命都快没了……

【雷安】我与猫的生活(四)

☆眼镜☆

☆含瑞金

☆不喜勿喷

   “安迷修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被老师突然叫起,安迷修被吓了一跳,显然是在开小差。
   “呃……这个……”安迷修尽力向前看着黑板上面的题目,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老师显然等的不耐烦了,让安迷修坐下又重新叫人起来。
   安迷修的内心很崩溃,老师,那题我会啊!
   一节课几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下课铃响,早已期待下课以久的学生像是水中的鱼儿一般,没有几分钟,基本上就走光了。
   “安迷修,你要幅配眼镜了。”听到身后熟悉冷酷的声音,安迷修笑了笑,回头看着身后冰冷高大的男人,“格瑞,今天金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格瑞愣了愣,“他说有点事……”“格瑞!!”话还未说完,便被突兀的少年声音打断,金发碧眼的少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搂住他的腰。
   格瑞有些惊讫看着突然抱住自己的少年,“金……你不是有事吗?”“早就忙好了!所以过来找你啦。”少年傻兮兮的笑着,却意外的可爱。
   格瑞撇过头,捂住嘴轻咳了一声,而耳尖的淡粉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安迷修有些好笑的望着格瑞,这个正经的学弟也只有在金面前露出些可爱的表情了。
   “在下去配眼镜,便不打扰你们了。”安迷修摆了摆手,朝校外走去。

   仅仅是配个眼镜,路上外加买点东西,便到了黄昏。
   秋天的落日之景很美,天空中西边一角被染红,随着时间流逝,红色逐渐扩散到半片天空,经过云朵的过滤,竟是混出了五六种颜色,像是被打翻了的调色盘一样,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安迷修很喜欢校园宿舍前面的小树林,落叶满满的铺在地上,踩上去沙沙的声音很好听。
    过了小树林,前方便是他们的宿舍楼,凹凸大学是名校,分数线出了奇的高,对学生的要求也很高,也正因为如此,凹凸大学的学生很少,宿舍也是两人一间,基本上邻舍之间是没有什么矛盾的。
   他的舍友是格瑞,比他小一年级,至于为什么会在同一个宿舍,是因为抽签,极其随意的决定方式,格瑞自己在外面有租一栋房子,所以不经常回来,所以安迷修才敢大胆的在宿舍里养猫。
   毕竟,猫很乖嘛……白天晒晒太阳,睡睡觉,晚上自己出去浪……虽然当个铲屎官一点也不容易,但是只要看着猫就感觉心灵被治愈了。
   回到宿舍,安迷修看着他在窗台上晒太阳的黑猫,无奈的笑了笑,从手中的袋子里面拿出一袋猫粮出来,到入猫食盆中,清理了一下猫砂盆,便出去洗漱了。
   宿舍之中便只剩下了猫,猫见无人睁开了眼睛,与其他猫的眼睛不同,它的瞳色是紫色的,像夏夜的夜空,里面似有群星闪耀,漂亮的一塌糊涂,在阳台上伸个懒腰,便跳的外面去浪了。
   洗漱完,安迷修回到宿舍,见到猫不在,也没有多在意,从书架上随手抽出一本书,带上今天才配好的眼镜,认真读了起来。
   他的生活很规律,早睡早起,饮食健康,不抽烟,不喝酒,不出去鬼混,10点一过,准时睡觉,也因此被人说做死板。
   12点,黑猫从窗户上跳了进来,舔了舔自己的手,优雅的跳到安迷修的床上,低头望着他。
   黑猫的眼中泛着不属于动物的情感,有着看不透的情绪,思念.爱恋.迷茫以及不舍。
   在月光的照耀下,黑猫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毛发逐渐变少,身体逐渐变大,由猫渐渐转换成一个人类……
   当然这种不可思议的景象,安迷修并没有见着,很奇怪,他一旦进入沉睡,很难被叫醒,曾经凯莉就因为他这一点捉弄过他。
   雷狮看着沉睡的安迷修,嘴角轻轻勾起,使得原本就俊朗的脸显得有一些邪魅,却带着一丝温柔。
   修长的手指细质描绘着安迷修脸部的轮廓,像是要把他牢牢铭刻在心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起身,走到书桌旁,看着那副眼镜,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指尖抚着那幅眼镜,安迷修的眼镜一半黄一半蓝,以黑色条纹修饰,像极了……他曾经的武器……指尖微微用力,脆弱的镜片变成产生了裂痕。
   “对不起……”夜色下,雷狮无声吐出了这句话,那双星辰般的眸子泛着悲伤,泪无声的落下,无人知道他为什么而悲伤,又为了什么而哭泣……
   第二天早上,人又变成了猫,一切似乎与平时没两样,当然,除了安迷修的眼镜。
   架子完好无损,镜片却早已变成碎片,安迷修有些崩溃,那近乎花了他三分之一零花钱的眼镜,一个晚上便没了……
    那个月,安迷修吃了半个月的泡面,而雷狮(猫)则被下令再也不许碰他的书桌。
 

  感觉自己的文风跟以前有很大的差异,文笔依旧不好,在人物的刻画上有点死板,但是我会努力磨炼自己的文笔的!所以不要嫌弃……

  
  

【雷安】我与猫的生活(三)

     ********败犬********   
  ————回忆录————
     天气依旧晴朗,阳光依旧明媚 ,似乎与平时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少了一名参赛者,仅此而已。                                                       “大哥,安迷修…死了。”卡米尔有些担心的看着雷狮,雷狮看上去有些疲惫,“……我知道。”                  
    雷狮顿了一下,“他就死在我面前……”
   卡米尔看着雷狮迷惘的神情,明白应该让他单独呆一会“那大哥,我先出去了……”   
   伴随着门“咔哒”关上的声响,房间内又只剩雷狮一个人。
   房间内静悄悄的,静到怀疑是否有人在。
   雷狮突然吹了声口哨,窗外马上便跳出一个裁判球,“尊敬的雷狮大人,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酒,最高度数的酒,有多少拿多少。”
   “您…确定?”
   “确定!有多少拿多少,积分不是问题!你有意见?”雷狮语气变的不善,眼中带有些威胁的意味。
    似乎察觉到雷狮的心情很糟,裁判球马上向后退了几步,“没…没…马上给你送到!”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很快,雷狮面前便出现了许多瓶洒,堆成了小山。
    雷狮一瓶接一瓶的喝着,直到再也喝不下为止,然而他却没有丝毫醉意。
    雷狮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那双曾经闪着若繁星般神彩的紫眸再也发不出光芒,变成了漆黑的大海,吞噬所有的光。
    “酒有什么好喝的……又喝不醉……”
    雷狮闭上眼睛,脑中泛现出安迷修死亡的场景。
   漫天大火几乎燃尽整个天空,大赛场地的突然爆炸,将他两人掀入空中,明明他离爆炸的中心更近,死的却是安迷修。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总是嫌弃他这嫌弃他那儿的安迷修,用生命护住的自己,用自己的身体抵挡了高温,直至被燃成灰烬。
    “恶党,我爱你,所以……”
    安迷修并没有说完话,烈焰吞噬了他的生命,变成了白色的灰烬,散去,随风飘荡。
    雷狮就眼睁睁的看着安迷修消失,却无能为力,拼命抱紧他,却仍阻止不了安迷修生命的流逝。
    记忆中的失重感袭来,雷狮又回过了神,他知道,安迷修最后想说的一句话是——忘了我。
    可是怎么能忘的掉呢?所以他才会想要喝酒,企图暂时忘记一切,甚至忘记自己。
    雷狮自嘲的笑了笑,他忘了他本身酒量大的惊人,根本喝不醉,而喝酒,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后来,雷狮杀了许多人,杀了多少人,他不记得了,只知道一味的杀,明明还活着,灵魂却比肉体先死了,若行尸走肉。
    “雷狮,你现在简直像是败犬……”明明格瑞已经身受重伤,他却看出来雷狮的不对劲。
    “闭嘴!”声音因用力过度而嘶哑,在对方的心脏留下最后的重创,整个世界便安静了。
     但在雷狮的耳中却并不安宁,耳边似乎有人在窃窃私语,“啊啊啊啊啊!!!!”
     雷狮明明是胜利者,却发出宛若败犬般的哀嚎。
     说的没错,他就是败犬,失去了当初的野心与梦想,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喵呜……”雷狮从梦中惊醒,看了看自己已经变成猫爪的四肢,清醒过来,自己并不是在以前,而是在一个没有残酷的凹凸大赛的普通的现在。
     看着安迷修的睡颜,雷狮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为什么会想到以前的事呢?因为他的梦吗?
     雷狮能看到安迷修做的梦,所以,那时他生病发烧做的梦他也知道。
     只是,被吞噬的人是他,而不是安迷修。
     或许在安迷修的潜意识里希望是他自己活着,活着的人永远比死去的人更加痛苦,而他并不希望雷狮承受这种痛苦。
     变成猫的雷狮微咪起眼,跳到的窗台上享受着阳光,静静的享受着这平凡而又简单的生活。
     而这幸福的曰子能过多久呢?谁也不知道。
 

终于有时间更了,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 @今天的苏糖有小狮子了吗
   

我与猫的生活(二)[雷安]

   a大今天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学生会长安迷修居然旷课了!而且旷了一整天。
   要知道安迷修在老师眼中可是定级的好学生,什么尊敬师长啊,互助友善啊,勤奋学习啊,说出来一点也不夸张。
   别说旷课了,是连上课开小差都不可能。
   校园内一时间流言纷纷,直到外出办事的安迷修同事舍友格瑞回来告诉他们安迷修生病了这一消息才平息。
  
   “……我看你是养猫养疯了。”此时格瑞抱拳站在宿舍门口,看着床上哭唧唧的安迷修。
   “咪咪呀!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对你不好吗?啊—— 涕!”明明发着将近40°的高烧,不担心自己却关心自己养的猫?
   “咪咪呀!唔……”格瑞将手中准备给安迷修当早餐的包子极其粗暴的塞入安迷修的嘴内“闭嘴,安静养病。(´-ι_-`)”
   “我有课,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安迷修咬着包子,点点头。
   随着格瑞离开了宿舍,房间陷入一片安静,安迷修有些困了,吃完了口中的包子,便躺下睡着了。
   安迷修并不知道,在他睡着时他口中的“咪咪”又从窗外回来了,嘴里还叼着一袋感冒药。
   “咪咪”将感冒药放到桌上,又随之跳到安迷修床边,它盯着床上的安迷修,紫色的眼睛流露出一种不属于动物的情感,像是……思念,爱意与……哀伤。
   一只猫不可能有这样的情感,而他确实也不是普通的猫。
   “咪咪”看了看周围,在确认四周没有人之后,白光一闪,变成了一个相貌极其俊美的男子。
   他坐在安迷修身旁,看着安迷修的脸,修长的手指轻轻描绘着他脸部的廊括,最终停在唇的位置。
   附身在安迷修唇上印下一吻,若蜻蜓点水,“啊!”原本已经被关上了宿舍门被打开,而在门口的则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
   他看了一眼那个少年,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是金吧,一如既往的傻。
   “你是……雷狮!”雷狮瞳孔微缩,惊异地望着眼前的金,而金则是慢慢变小,最终变成了一只兔子。
   “……”如此诡异的一幕,雷狮却知道为什么。
   “你……也是?”变成兔子的金说不了话,动了动耳朵,表示赞同。
   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看了一眼雷狮,却丝毫不惊讶,而是抱起地上的兔金,向雷狮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便离开了,走之前不忘顺带把门关上。
   宿舍内只剩下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雷狮静静的看着安迷修,“快点好起来!笨蛋骑士。”

   安迷修做了个梦,一个极其奇怪的梦,那梦中到处遍布着猩红的血色蝴蝶,眼前的男子被血色的蝴蝶吞噬,直至消失,安迷修感觉心脏像被撕裂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悲伤,泪水从眼角滑落,梦,醒了。
   他起身一看,枕头上沾了大片的泪渍,心脏抽痛,巨大的悲伤将他包裹,泪止不住的落下。“喵呜~”安迷修突然顿住了,他看着旁边的雷狮(已经变成了猫),不知为什么,突然心情变得轻松起来,变得很安心。
   他一把抱住雷狮,这一次雷狮难得没有挣开他。
   “不要离开我……”我当然不会离开你了,傻子。
   “咪咪。”
    雷狮 “……”
   “嗷!!!”于是安哥的脸又挂彩了。

总算是肝完了,(•́ω•̀ )如果有错字,不要在意。附加一点,安哥,生日快乐!

囚爱(二)【雷安】

   雷师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也看着雷狮,两人之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暧昧的因子在空气中传播。
  雷狮伸出手轻轻抚上安迷修的脸,指腹摩搓安迷修的唇,“用你的身体偿还我怎么样?骑士大人?”
  雷狮邪邪的笑着,安迷修却涨红了脸。
  “雷狮…我跟你讲…你别乱来……乱来的话我……唔……”雷狮啄住安迷修的唇,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熟练的撬开牙关,攻略口中的城池,粗暴却又温柔细腻。
  “唔……雷狮你……”雷狮的手并不老实,伸入安迷修,不断搓揉挑逗着他的敏感地带,尽管安迷修有在挣扎,但这在雷狮看来,变成了欲拒还迎。
  雷狮离开安迷修的唇,滑落到他的颈间,咬住他的喉结,“唔……”安迷修死咬住他的唇,那份属于骑士的骄傲不让他叫出声。
  “叫出来,我想听。”雷狮轻轻在安迷修耳畔说道,手下暗暗用力。
“滴滴!”突然雷狮手腕上的手环发出了声响,“啧!偏偏在这个时候——”雷狮起身查看手环上的消息,当他看到那一排字的时候,他的表情变了。
   [有存活的上一届参赛者。]
   光屏上显示的只有这一句话。
   雷狮的眉头微皱。
   活下来的人是谁?卡米尔?
   在最终决赛上,卡米尔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不知生死,雷狮相信他还活着,一直派人寻找他。
   雷狮回头看了看安迷修,此刻安迷修把整个人都蒙在被子之中,不留一点空隙。
   雷狮笑了笑,轻轻拍了拍那"团子″,“算你运气好,我有点急事,但是下次你可没那么好运了。”雷狮从床上跳下,整理了一下衣物,便出去了。
   而安迷修这是躲在被子里,一言不发。
   过了好久,安迷修终于确定雷狮是真的走了,慢慢把脑袋伸出来。
   安迷修把右手放在脸上,遮住眼睛,整理思绪。
   “……”感觉好多东西都遗忘了呢……

————————————
因为很忙,没空写,就写了一点,对不起啦!(我开了一辆假车2333)
 

自从凯莉与安莉洁交往后,两人关系越发升温,可是肢体接触只有拉拉小手,连个抱抱都没有。
因为每当凯莉想要亲亲抱抱的时候,都会被安莉洁拒绝。直到有一天――
“你真的想亲我吗?”安莉洁表情凝重的看着凯莉。
“嗯。”凯莉看着安莉洁认真的脸,感觉有些好笑,但是能亲亲是好的ヾ ^_^♪
“……你会负责吗?”
“嗯。”凯莉以为结婚什么的,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安莉洁垫起脚在凯莉唇上一吻。
“……”她亲我了,她亲我了,啊啊啊!
“有那么兴奋吗?哦,也对――”
“?”什么?什么东西?什么也对?
但是安莉洁已经离开了,她没法问。
“真是让人琢磨不清……”凯莉看着空空如也的身旁,叹了口气,也随之离开了。
一周后,安莉洁敲开凯莉的房门。
凯莉开门后,安莉洁一本正经的把她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小宝宝哦(´-ω-`)”
“……”凯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谁告诉你亲亲就会怀孕的?”
“这个书。”安莉洁把书递给凯莉。
〔他抱住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他低头吻住我:“留下来吧,就今晚。”我的心在砰砰直跳,我同意了。然后一周后,我发现我怀孕了……〕
“……这个书上是骗人的。”
“唉?是吗?”
“我来告诉你怎么生小宝宝好不好?”凯莉露出一丝算计的笑容。
“?!”
凯莉将手上的书扔到地上,顺带踩了一脚,将安莉洁从门口拉进房间内,关上门,然后――嘿嘿,你们懂的( 一Ⅴ一)。l

【雷安】我与猫的生活(一)

   最近,a大学生会长安迷修养了一只猫。
   据说,他们形影不离,没人能让他们分开。
   这事儿在a大闹得沸沸扬扬的,有人甚至觉得安迷修要与猫谈恋爱,当然,相信的人很少。
   凯莉一手拎着猫粮,一手拎着塑料袋,气冲冲的走进安迷修的宿舍。
   “安迷修!你懒到何种地步了!猫是你养的,不是我养的,为什么要我去买猫粮!”大清早安迷修突然打电话过来,她以为什么要紧事呢,结果!只是让她买猫粮!
   “嘘!小声点,小猫还在睡。”安迷修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用食指竖在自己的嘴前,示意让凯莉安静。
   凯莉看了一眼躺在安迷修床上的黑猫,又看了看安迷修所坐的沙发……那不是金他们准备扔掉的沙发吗?喝!好大的差遇,猫睡在床上,主人却睡旧沙发,还是别人不要的那种。
   “辛苦你了,这不是脚受伤了嘛。”安迷修将身上的毯子放到一边,露出打着绷带的左脚,起身打算蹦去凯莉那。
   “停,您老还是歇着吧,我给你送过来。”凯莉走到安迷修面前,把塑料袋与猫粮扔给安迷修,拍了拍手,转身回头看床上的猫。
   安迷修正检查塑料袋里面的东西,并没有注意到凯莉已经向猫伸出了罪恶的小手。
   好软……绒绒的,摸起来好舒服。
   猫砂,线团,猫食盆,毯子……嗯,没什么问题了。安迷修抬起头,刚想道谢,却看见凯莉正揉着猫,他突然想起自己上次想趁他睡着时摸他的下场……
   “凯莉!别……”安迷修本想让凯莉离猫远一点,却看见猫虽然醒了,但并没有抓凯莉,还在蹭她的手时,不知怎么就住嘴了。
   “嗯?”凯莉转头疑惑的看着安迷修。
   “……没事儿,谢谢了。”安迷修摆摆手,别过头,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遮住脸上的泪。
   5555……人与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
   “没有事的话,我走了。”凯莉转身离开宿舍,走时还不忘记把门关上。
   “……我为什么要把门关上?职业病?嗯……算了,下次注意。”凯莉边走边自言自语道。
   安迷修的宿舍只剩下一人一猫。
   猫优雅的伸了个懒腰,跳到窗台上,享受温暖的阳光。
   而安迷修则是一脸幽怨的看着他,心里不是滋味。
   我连床都给你了,你却不给我摸,让一个不认识的人摸……
   大抵是猫被盯的发毛了,从窗台上跳下来,走到安迷修面前。
   安迷修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终于要让我摸了吗?终于!
   然后……猫将他身旁的猫食盆推给安迷修。
   安迷修:“……”
                                                         (未待完续)

猜猜雷狮是什么身份?hhh,我想已经有人猜到了。
  

囚爱(一)【雷安】

    安迷修是被冻醒的。
    安迷修看了一眼赤裸裸的自己,又看了一眼只穿了内裤的雷狮。
    嗯……
    果然还是先穿上衣服再说吧。
    在寻找衣服的同时,不经意间瞟了一眼雷狮,却刚好看见了雷狮性感的下体。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脸红得发烫,眼神几乎不能聚焦。
    他慌乱的捡起自己周围的衣服,也不管是雷狮的,还是他自己的。
     不过倒也没有忘记给雷狮披上一件。
    穿戴完毕后,安迷修再次望向雷狮。
    嗯……还是先把他抱到床上吧!这样会着凉的。
    轻轻的将雷狮抱起,慢慢的放到床上,动作一气合成,像是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
     这好像是自己被关在这里第一次见到雷狮吧,他记得之前好像…在凹凸大赛,然后…他不记得了…只知道是雷狮把他关在这里的。
     看着雷狮的睡颜,安迷修有些发愣。
     眸色就好像星星一样呢!安迷修想着。
     等等,眸色?
     雷狮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安迷修。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房间陷入迷之安静。
     “……”
     “……”
     “啊,雷狮…你醒了?”安迷修尴尬的笑着。
      “嗯。”那双如星辰一样的眼睛继续看着他。
     看着安迷修那不知所措的模样,雷狮心中有一把邪火生起,而他并不打算压制。
     于是一个翻身将安迷修压在身下:
     “你打扰了我睡觉。”
      “所以……”
     “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呢?安――迷――修――”雷狮邪邪的笑道。